4404位用户,发布了14644篇文章,产生了297条评论!欢迎新会员:JamesFot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处长千金给农村姑娘做奴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1506天 7小时 58分钟前 来源:www.ermo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恶魔6点 ,女王招奴 ,女奴寻主 ,男主 ,男奴 ,招奴 ,骗子 ,文章 ,经历 ,恶魔六点
我叫吴心怡,25岁,研究生在读。当然,实际我很少去学校。我爸是本地x局的局长,我根本就不需要去学那些东西。我家的钱足够我花三辈子了,我也不可能和那些普通小老百姓一样,像狗觅食似地到处工作喂饱自己。可最近出了一件大事,我的局长父亲,不知因为什么被开始组织内调查了。自己家自己知,我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我家的别墅,我的几辆名车都是怎么来的了。于是我家四处求人打点,总算有一点眉目,我打听到郑局,就是这次调查组的主导者。郑局和我爸也算朋友,但那个圈子里哪有朋友和敌人,微笑着拥你入怀的天使,下一秒钟可能就是推你下炼狱的魔鬼。我家求了郑局好久,该花的都花了,该做的都做了,可不知怎么郑局就是不吐口。我家人都明白这关要过不去我家就完了,最后,父亲只好派我去了。我去能给郑局提供什么,不言而喻。但我是无所谓的,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况且为了不过普通老百姓那样狗一样的日子,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我来到郊区的一处平民聚积区里,这里乱的跟狗窝一样,但我获得消息,郑局最新的“爱妾”,就住在这个地方。当然对外她们一直宣称是郑局的“干女儿”我想。大概是郑局还没来得及给她买房吧。
别人告诉我,郑局新搞上的女人叫周小霞,是一个饭店的服务员,刚18岁。郑局认识她是一个很巧合的机缘。郑局去那家饭店吃饭,吃到很晚,出来时饭店已经没有人了,就看到周小霞在路边哭。郑局就过去问怎么回事,疑一问是被宿舍的室友欺负了。郑局便安慰她,把她哄好了。周小霞是个边远地方来的农村姑娘,思想还算单纯。
这些事是郑局的秘书和我说的,为了这点消息我还使了个美人计。当然这种小人物不用我出马,尽管那小子又看到我就偷偷流口水,但我把我家小保姆派去,也一样搞定。
那个小保姆在我家三年了,22岁,有几分姿色。他父亲是运输公司的司机,在一次运货过程中出了车祸,需要长期住院。她和他老公都在城里打工的那一大笔医疗费肯定是拿不出来的。本来这种事是有专门的部门负责赔偿的,但我听说了这事以后打电话要他们找点理由拒绝赔偿。在她绝望的时候再出现在她面前。在我答应提供给她医疗费之后,她就成了我们家的全职保姆。当然,这个医疗费使本该就给他们的。我只不过让相关单位把钱给我,我在转手给她。就这样我家一分钱不用花,就有了一个像她那样唯命是从的保姆。这事做的父亲母亲都夸我聪明,让她去陪郑局的秘书没费什么劲,我和她说了,她哭哭啼啼一个下午,最后还是去了。真是没法理解这些下贱的东西。
我按地址找到了周小霞家门口。这个周小霞,碰到郑局那天晚上就跟了郑局了。
“饭店这种地方的服务员都很虚荣的”这话是郑局自己对秘书说的。当晚亲密过后,郑局问她为什么被欺负,她说因为每天忙太晚太累,她就没洗脚第二天也没换袜子,她是汗脚,服务员又跑前跑后的,回屋一脱鞋脚很臭,被室友笑话。
这些都是郑局对秘书讲的。
我来到这里中午刚过,敲门,是郑局给我开的门看了我一眼。大声对我说“来啦,进来吧。”说着就转身回屋坐在沙发上。我跟了进来,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房子,屋里有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和一个很旧的电视柜,屋里拉着窗帘开着灯。屋中间摆着一个三人的宽沙发。沙发上除了郑局还坐着一个女人,年纪不大皮肤不是很白,头发简单的用发夹扎起来,穿着一件很普通的T恤,一条牛仔裤,脚上穿着旅游鞋。看到我想要站起来打招呼的样子,被郑局搂着坐下了,看来着一定是周小霞了。
郑局靠在沙发上抬头对我说“说吧,找我什么事啊。”
我赶紧说“郑局长,我找您,还是为了我父亲的事,您看现在上面正在查我父亲,我父亲一倒我们家就完了,我求求您了”郑局说道;“这事啊,这事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你爸拿了那么多钱,法律能不惩处么,你求我也没有用。”
我赶紧接着说:“郑局长,法律管不管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我求求您了,放过我们一家吧。”说着连连鞠躬。鞠躬时我偷眼看到周小霞靠在郑局怀里嘴角一撇,一脸瞧不起的神色。估计是看到比她大几岁的女孩一脸卑躬屈膝的像有所鄙视。郑局看了看我,说道:“你爸的事,我考虑一下,按说你爸要是一动,你们家家产肯定保不住,你连个工作都没有,以后怎么办啊。”
我连连点头“是,您说的是。”郑局像才发现我站着似地,对我说“你站着干嘛啊,坐啊”。说着看了一眼墙边的塑料凳子“坐”。
那是一个小凳不高,我也只好拿过来,坐在郑局面前。坐下后郑局不理我了,开始和周小霞闲聊天。我也只好在一旁陪坐,不敢说话。
过了几分钟,郑局看了我一眼,说:“对了,小吴啊,你还不认识吧。这是我干女儿小霞。”我赶忙站起来说:“原来是您家的大小姐啊,怪不得长这么漂亮。”
郑局哈哈大笑道“什么大小姐啊,你这闺女嘴真甜,说的你像我们家丫鬟一样。”我赶忙顺杆爬,笑道:“我要能给郑局家的大小姐当丫鬟那还不是我的福气啊。”
周小霞听了我这句半开玩笑的话,笑了一下,脸上鄙视的神情更深了几分。郑局转身又对周小霞说:“呀,小霞,在屋里还穿什么旅游鞋,快换了吧”
周小霞脸上有几分 扭捏,对郑局说:“不用了...”郑局笑着对周小霞说:“穿那个多捂脚,没事,小吴也不是外人,快脱了吧。”
周小霞扭捏的看了我一眼,低头脱下了她的旅游鞋。换了双拖鞋,过了几秒钟,一股很浓的脚臭味向我袭来,我偷眼看了一眼她的脚,她脚上穿了一双白色运动袜,脚尖的部分已经穿黄了袜子显得很脏,也不知几天没换了,一股脚汗在鞋里捂出的臭味在屋里散发着。郑局笑着对我说“呀,让你见笑了,这脚味,熏着你了吧。”
我连忙忍着臭说“没有没有,大小姐脚哪来的味,您真会说笑。”周小霞听了我的话,顿时放松了表情,放松的靠在郑局怀里,一手捂着鼻子,笑道“别逗了,我脚我都闻着臭了,你能闻不着?”
郑局也帮腔道“不能吧,你鼻子不好使么?”我连忙说“确实没闻到啊”
郑局搂着周小霞,靠在沙发上在周小霞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引得周小霞一阵轻笑,又转头对我说,“你这鼻子有毛病吧,咋能闻不着呢,你离近点闻。”我听了这差点气哭,周小霞和郑局坐在沙发上笑吟吟的看着我。我真想站起来转身就走,可是我不敢啊。我知道现在走的后果,我没有选择,只好就势蹲在周小霞面前,离她的臭脚更近了,脚臭味让我一阵阵恶心,但我不敢表现出来,用力的吸了两下气,笑着仰着脸说:“您瞧我离这么近都闻不着。”
我抬头正对上郑局的目光,发现他正贪婪的往我胸口里看,我今天为了讨他欢心特意穿了一件低胸衣,我见他在看,就没动。这个我早就想到了,再说就是传给他看的。不想这个动作被周小霞看到了,她大为不满,一脚踩在我胸口道“还没闻到么?”
可怜我堂堂处长千金,平时也是养尊处优,今天我的胸就成了一个农村打工妹穿着脏袜子的汗脚下的玩物。隔着衣服我感觉到她的脚潮呼呼的,袜底有的地方都发黑了。踩在我洁白的衣服上,同时散发出浓浓的臭味。我本能的扭过头去,身体向后一躲,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呦,这回是闻到了”周小霞俯视着我狼狈的样子冷笑道“都知道躲了么,看来是闲我脚臭了。”郑局嘿嘿看着我冷笑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顺手拿过一支烟点上,看来他也有点受不了周小霞的脚味了。
我赶忙狼狈的站起来尴尬的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周小霞望着我尴尬的样子,继续冷笑着说:“你先走吧,我这脚味大,别熏着你,去吧,哈,有事改天再办。”
我无助的望向郑局,却见郑局看都不看我一眼仰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我哪里肯这样走,我家的事情拖一天不一定出多少变化。
我急忙上前一步,走到周小霞面前说:“周姐,我求您,我真的没闻到,我刚才是没蹲住,我求您,让我在这多呆一会。好么,求您。”周小霞冷笑着看了我一眼,笑道:“真没闻到?”
我赶紧陪笑道“真没有,真没有,我哪敢骗你呢。”周小霞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我穿的裙子,笑道:“你穿这么个裙子,肯定蹲不稳呐,来你把它脱了。”
“啊?”我一阵犹豫,我今天本来就做好把自己给郑局的准备,所以我穿的是一套很紧的一步裙。我是做好被郑局玩弄的准备,但现在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接受这个女人的命令,让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周小霞看我犹豫笑道:“呦,不好意思啊,那你还是拿我干爹当外人啊。”
这一句话下了我一跳,我又看到郑局长贪婪的看着我的一步裙勾勒出的曲线的眼光中,加杂了一丝不快。“那么多不要脸的事都做了,还差这一点。”我这样劝自己,决定为了我的前途,今天豁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赶忙笑着对周小霞说:“周姐,看您说的,哪能呢!我脱!”说着赶忙解开裙子侧面的扣子,那裙子拉了下来,露出蕾丝内裤和修长笔直的大腿。
郑局的眼睛一下就钉在我身上,再也没挪开。周小霞看到这个情景更加的不乐意,看着我半透明隐隐能看到阴毛的内裤,嘀咕道:“穿着这么骚的裤衩,就为了勾人男人吧,真是jian逼。”
她虽然是小声嘀咕,但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我第一次被这样的话骂,骂的我差点哭出来,但这时我别无选择,只好当做没听见。“这回蹲下闻吧,就摔不了了,看看能闻着不。”周小霞带着气说。
我听了只好无奈的走过去,蹲在她面前,还故意用力的在她面前吸了几下气,引得她一声冷笑。“闻着了么?”
“真没闻着,周姐,您的脚本来就不臭啊。”“哼哼,我看是你鼻子不好使吧”
这时一直在盯着我的屁股看的郑局突然插话道:“不行你贴上去闻闻,今天得让你得确定啊,也许是我们鼻子不好使,小霞汗脚的毛病好了?哈哈”我看到郑局笑嘻嘻的样子差点气晕过去,我还得贴上去闻闻,可是没办法。我只能服从。说实话在屋里呆了这一会周小霞的脚臭味,我渐渐适应了。已经没有刚才被熏得头晕那么难受了。可那是脚,一双臭汗脚;一双穿着脏袜子,农村打工妹的臭汗脚。我竟要用鼻子贴上去闻她的脚臭味,这是多么屈辱的一件事啊。要知道平时这种乡下妹我看都懒得看一眼,上次去豪国吃饭,一个乡下小丫头把菜汤撒在我包上,我硬是让她跪地上打自己耳光,打的两个嘴角出血,一边打一边哭一边说我再也不敢了。我都懒得亲自动手打她,怕脏了我的手。没想到今天竟要用鼻子闻一个乡下妹的脚。
可我又一想,我以前能那么嚣张还不是因为我爸爸,爸爸要是被查了,以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可能连那个乡下妹都不如,一想到这些,我就明白,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忍了,就算被再怎么作践,多贱一点,也是为了以后能作威作福。想通了这些,也给自己下了决心,点头道:“是,郑局,那我就帖上去闻。”
郑局看了我的样子得意的哈哈大笑,周小霞也冷笑了几声,把她的脚抬到我面前。拼了,我给自己加油。把鼻子向那个被脚汗弄的有些潮湿,臭烘烘的脚伸了过去。
“等一下”,郑局突然把周小霞抬起的腿压了下去,周小霞的脚又放回到地上。郑局对周小霞说道:“小霞哈,你怎么不懂事呢。人家小吴,一个处长的大千金,特意给你闻臭脚,看看你汗脚好了没,你呢,把脚举起来,动来动去的,让人家怎么闻,你就把脚放地下别动,让人家小吴好好闻。”说着又转过头对我说,“这回闻吧,小吴”
我仰头看着他,这人真损啊,他哪里是在说周小霞,字字句句分明都是在羞辱我。又把周小霞的脚放在地上,要知道,我在蹲着,我蹲着鼻子是肯定贴不到地面的,要想去问周小霞的脚,只有.....跪下来。我心里怎么可能愿意做这种事,可是没办法,我的命掐在人家手里,看了看周小霞冷笑的脸,我一低头,跪在她面前,把鼻子贴在她的袜子上,更浓的脚臭味通过我的鼻子吸进来,我已经不知道难受了。用力闻了几下我想抬起头和郑局说话,却突然感觉到一只脚踩在我头上,那是周小霞的脚,我像一条狗一样跪在地上,闻着她的脚。而她另一只脚,把这条狗踩在脚下。
我的头贴在地上跪着,屁股自然就高高撅起来,我听到郑局走到我身后,大概是坐在我刚才那把椅子上,用那只粗粝的收拉下我的内裤抚弄着我的屁股。这时郑局的电话突然响了,郑局冷哼一声接起电话,一只手继续抚弄我的臀部,粗粝的手滑过我稚嫩的肌肤,划得我疼丝丝的,只听郑局接起电话道:“喂。。。哈哈,是你这老王八小子啊,对,你那心肝宝贝闺女是在我这呢。”
我一听是爸爸,赶紧侧耳听着,鼻子却不敢挺,继续闻着。周小霞大概很享受这种感觉,小声哼着听不出是什么的歌,踩着我脚在我头上打着拍子。只听郑局继续说道:“哎呀,老吴啊,你说你这闺女啊,我这我干闺女在呢。。。对。。。我收的干闺女。。。我这干闺女吧,汗脚,味大。。。。对,臭啊。。。可你说你这宝贝女儿啊,进屋跪地上抱着人家脚可劲闻啊,非说不臭,香!把我家孩子吓坏了。。。对。。哈哈哈”
说到这,周小霞扑的一声,笑了出来脚用力在我头上点了一下,我羞得的无地自容,只好吧脸贴在周小霞的脚上,不敢出声。只听郑局继续说道“真香个屁啊,孩子懒,这三天都没换袜子,没洗脚,脚还爱出汗,能香?。。。对。。。哈哈。。诶,老吴你说你闺女这是怎么回事呢?。。。。爱闻?你他妈傻啊,那大臭脚丫子味,她咋能爱闻呢?。。。。我问你因为啥呢?说!。。。。。你不知道,你是她亲爹你能不知道,哎呦,你看这闻臭脚丫子闻的下面都流水了快说,因为啥?。。。。。。。。别废话,快说,为啥你闺女爱问那大臭脚丫子味,你要不说我就挂了,让你闺女回去和你讨论下。。。。。。说。。。。。。。诶!对喽!贱呗,哈哈。。。。。小贱货,这词用的好哈哈”
我听到爸爸被郑局逼着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脸上也一阵发烧。可那种屈辱感却没有想象的强烈,本来么,我已经像条狗一样跪在了别人的脚下,给人骂两句jian逼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了。可能也是跪在地上在起作用,人一旦放弃尊严跪下来,以一种无比屈辱的方式呆在别人脚边,其他的侮辱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我甚至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性奋,就如郑局说的,我感觉到下面开始湿了起来。 然而郑局并没打算放过我,继续对着电话说:“哈哈,老吴,jian逼的我看的多了,第一回看你这样的,骂自己女儿是jian逼。。。。。哈哈,真有意思。。。。。诶,对了,吴局长,你知道还记得老唐么。。。。。就是那个啊,你不还给他当过副处长呢嘛,说起来也提拔过你嘛。。。。。。。对对对,在二局当局长那个。。。。哎呀死啦。。。。。你肯定不知道啊。。。。。贪污,让人查啦。。。。将近一亿呢,那还有活路。。。。。。”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