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3位用户,发布了14647篇文章,产生了311条评论!欢迎新会员:狼牙特战队0000000005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邻居 77-109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1604天 20小时 15分钟前 来源:www.ermo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恶魔6点 ,女王招奴 ,女奴寻主 ,男主 ,男奴 ,招奴 ,骗子 ,文章 ,经历 ,恶魔六点
  紫光检查胜利的肛门,胜利疼得直哼哼。紫光便温柔地用嘴舔舐胜利的屁眼,使胜利痛苦减轻。胜利就象是个被任意摆弄的羔羊。紫光又吻他的睾丸、吮弄他的阴茎……最后紫光脱了裤子,胜利顺理成章地就和这紫光性交了。
    如此紫光便和胜利瞒着纯明偷欢,可是纯明瞒得住那秋妹瞒不住呀,紫光干脆把秋妹拉下水,让胜利一并干了。三个人倒快活不已。胜利一边又极尽承欢地讨好那纯明,为纯明口交配合纯明的鸡奸,尽量让纯明满意!
    紫光还为纯明提供卫生的鸡奸方式,让胜利养成每晚睡前解大手的习惯,并且解完手后由她给洗洗肠,做爱前要胜利在肛门里滴进开塞露以扩张肛门。
    纯明又不是个傻瓜,感觉到紫光和胜利之间有事情,但他已经被变得温存的胜利给迷惑住,而且在紫光的指导下他鸡奸时感到更快乐,遂也就默认了胜利和紫光之间的苟且偷情,他不在乎这个,只要能满足他、让他刺激就成!
    紫光也出于对纯明宽容的感激,殷勤服侍纯明,每天为纯明做可口的饭菜,晚上为纯明洗脚。可是当纯明看到秋妹也献殷勤为他洗脚,甚至过分地用嘴舔他的臭脚丫子还谄媚地说香,就明白胜利把秋妹也干了。纯明十分气愤,心想这秋妹是费淼专门送给他的处女,胜利这是羞辱了他和费淼!纯明恨恨地要告发胜利。
    胜利、紫光和秋妹都十分清楚纯明要是告诉费淼这件事,他们会是什么下场!三个人跪在纯明的脚下哀求,说愿意做牛做马服侍纯明。纯明也是有些舍不得胜利带给他的快活,事也就拖下来了。紫光和秋妹更是对纯明不敢怠慢,每天纯明上下班她们都是跪接跪送的呀!
    冬苗到来后,纯明对胜利渐渐就不感兴趣了,一门心思爱上冬苗。开始胜利和紫光、秋妹好不紧张,越小心地服侍纯明以及冬苗,甚至讨好地用嘴为冬苗呵护尚未成熟的小鸡鸡,冬苗往他们的嘴里撒尿,他们说冬苗的童子尿好香。纯明见他们对冬苗很爱护或者说很恭敬,也就不打算为难他们什么。不过纯明担心冬苗被他们教坏,于是叫来两个服务员专门服侍冬苗。
    费淼一听原来是这样,倒感到放心了,纯明有这种嗜好,也只有在他这儿才能得以满足。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何况紫光和胜利还只是苟且夫妻呢?紫光为了能保住自己,还向费淼说出了个秘密,就是秋妹怀上胜利的孩子,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本来费淼对胜利把他唯一没给开苞的秋妹干了就恨恨不已,不过看纯明的面子,给胜利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处罚——把他骟了也就算了,可一听秋妹竟然被胜利给搞怀孕,顿时怒不可遏呀,拿刀子就将胜利的阴茎睾丸一刀割下来,让胜利就那样活活地失血而死!紫光当场吓得小便失禁。
    费淼捏着紫光的嘴对紫光说,他可以饶了她,还允许紫光耐不住想男人干了,矿上的男人她想勾引谁就勾引谁,但是紫光必须替他监视纯明。紫光千恩万谢地忙不叠答应,从此成了费淼一条忠实的母狗,不但替费淼监视纯明,还监视所有的人。
    纯明自有了冬苗,对胜利渐渐厌倦了。费淼把胜利给弄死,他还觉得挺开心,也算是为他出了口气。秋妹就惨啦,费淼并不马上处置她,而是等她把孩子生下了,逼秋妹亲手弄死这婴儿,炖汤供他和纯明下酒喝。冬苗却挺喜欢这婴儿,纯明就请费淼为冬苗留下了这孩子。不过纯明明告诉秋妹:一旦什么时候冬苗不喜欢这个小弟弟,那就是这孩子的死期!如今秋妹提心吊胆地把孩子养到了半岁大,想着这孩子随时小命不保,整日地偷偷以泪洗面,后悔还不如当初在孩子一出世就给弄死算了。
    何铭急匆匆奔下楼,叫过一个马仔骑上,向生活区飞奔。
    生活区离办公楼有两百米距离,纯明、矿工、马仔、服务员们都住这里。纯明住的是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一楼就是矿上医务室;小楼旁边的一排砖瓦平房,是马仔和服务员们的住处;后面三排低矮的土坯茅草房则是矿工们的屋。
    何铭进了纯明住的小院,骑着马仔直上了二楼,未到门口叫秋妹。秋妹从她房间里跑出来,见是何铭忙跪下。何铭算是这矿上的二号人物,平常根本不屑搭理秋妹,有什么事也都是吩咐马仔或服务员叫秋妹过去,今天竟然大驾屈尊地亲自来找她,倒令她心里头一阵地紧张。
    “秋妹呀,今天你福气来啦!矿上来了位女皇,是老爷的干妈,现在要你去用你的奶水给女皇洗脚,这多么荣幸呀!你快洗洗脸把头发梳梳,再换上件干净衣服,尤其是内衣,赶紧随我去吧。”何铭从马仔身上下来,热情地把秋妹扶起,笑吟吟地拉着秋妹的手进了屋。那紫光见何铭到来,也忙从医务室出来到楼上给何铭跪下见礼。
    何铭也不理紫光,看了看摇篮里秋妹的孩子语气一转对秋妹道:“不过呢我也提醒你,连老爷女皇都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呢,你千万不敢惹女皇不高兴,否则老爷会活剥了你!你不想保住你的孩子吗?只要你把女皇服侍开心了,十个孩子你都保得住。”秋妹一听简直如同天上掉下来个救星,立马精神振奋地赶紧梳洗换衣服。紫光跪在一旁心里冷笑:秋妹这个傻逼还高兴呢,怕是大难临头了吧!敢打骂费淼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这话你也信?
    秋妹拾掇完毕,何铭让紫光替秋妹照看下孩子,到楼下叫过一个服务员背秋妹,她骑上马仔,是一路小跑地赶到办公楼。这前后也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何铭直担心女皇等急了。何铭骑着马仔、服务员背着秋妹,直接上了五楼。这要在平常是绝不允许的。到了五楼保龄球馆门前,何铭从马仔身上下来,趴下便急急爬进去。秋妹也觉得气氛诡异,从服务员背上下来懵懂地跟着爬进去。
    岚岚并没有在那干等着秋妹来给她洗脚,而是利用这时间调教沈玫。岚岚光着两只脚丫子骑在沈玫背上,双腿搭在沈玫的肩前。沈玫驮着岚岚对着球道的边线趴在球道外十来米远的位置,郑媛把只六磅的保龄球递给岚岚。岚岚一手拎着球,一只手抓着沈玫的头发,双腿一夹沈玫的头,沈玫便奋肢笔直地向球道飞爬了过去,到了球道端线处紧急急停住,岚岚顺势将手中的球扔出去。
    原来岚岚刚刚发明了骑着奴打保龄球的新玩法。沈玫驮着岚岚代步助跑,感到既刺激又好玩,虽然她的膝盖在那硬木地板上硌得很疼,可她快活无比,心中对岚岚充满了感激呀!
    秋妹看到一个仙女般的女子竟然骑着人打保龄球,看到所有人包括费淼都给岚岚跪着,费淼还捧着岚岚的两只高跟鞋边舔边闻边欣赏着岚岚的英姿,顿时觉得这女皇好高贵好美丽呀。
    “妈妈,秋妹我给您领来了,让她给您挤奶洗脚吧?”何铭爬到岚岚跟前,谄媚请示道。
    “没见我正玩得高兴吗?来了咋啦?有奶就很了不起吗?给我一边等着去!”岚岚“啪”照何铭脸上踹一脚训斥道。
    “是是是妈!”何铭连声应道,退到旁边。
    “她那乳头天天给孩子嘬来嘬去的脏死了,你先用酒给她擦洗干净了。”郑媛提醒何铭说。
    何铭扭头吩咐服务员去拿瓶XO,然后招手让秋妹跪到她跟前来,叫秋妹把上衣都脱光了。秋妹脱了外衣,扭扭捏捏地有点不好意思脱内衣,何铭在她脸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眼睛一瞪朝费淼那边看了看,秋妹吓得麻溜把内衣脱了。
    那服务员把酒拿来,何铭用开瓶器拔掉塞子,往秋妹两个乳房上边慢慢倒边用手搓揉,并往出挤了些奶。秋妹在纯明那衣食无忧什么事不做,养得白白胖胖的,奶水特别充足。何铭给秋妹乳房洗完,掏出自己的手绢给擦干净。
    那边岚岚骑着沈枚玩得不亦乐乎。沈枚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渗出细细汗珠,脸上却洋溢着极其幸福的表情。其他人被沈枚的情绪所感染,看着岚岚骑人打保龄球的情景,感觉得好美!
    岚岚连玩了两局,仍意尤未尽,沈枚奔爬助跑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岚岚招手叫忻忻、谌晓过来,指了指脚前的地板。忻忻和谌晓跪到沈枚两侧,头匍匐于地,侧脸贴地上,岚岚双脚就分别踩在她们俩脸上,郑媛和卢微跪过来搀扶着岚岚的双手,使岚岚踩着忻忻和谌晓的脸站起身来。沈枚从岚岚跨下退着爬出去。
    “乖儿子,快过来驮妈妈玩呀!”岚岚冲费淼娇声道。费淼放下岚岚的高跟鞋,万分欢喜地爬过来,钻进岚岚跨下。
    岚岚坐到费淼背上双脚搭在他肩前,象刚才一样驾驭着费淼又玩了一局。打的分高,岚岚就把脚丫伸费淼嘴里叫他吮舔几下;分低就用脚抽费淼耳光。把个费淼兴奋的直叫唤!
    岚岚玩够了,叫费淼跪直身子,她就骑在了费淼的肩上,这才招呼秋妹过来给她洗脚。
    秋妹以一种极其崇敬、紧张的心情跪到费淼对面,双手捧着乳房往岚岚的脚丫子上挤奶水。何铭和晓琴确实学得很会做人,爬到岚岚脚两边,讨好地用唇舌为岚岚洗脚,吮吸岚岚脚上奶水。费淼很满意地抚摩着何铭和晓琴的头,两人舔得更欢啦!
    其实岚岚也就是个形式,洗了一遍她就蹬开何铭和晓琴,用脚趾夹着秋妹的乳头揪扯玩弄起来。秋妹忍着痛虔诚地捧着乳房让岚岚玩。岚岚玩了几下,把脚丫子分别插进何铭和晓琴的头发里擦拭干。郑媛拿出双新丝袜过来给岚岚穿上,何铭晓琴把高跟鞋给岚岚穿好。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来了。”岚岚从费淼的肩上下来,转骑到谌晓的肩上。谌晓驮岚岚起来,在卢微、郑媛、沈枚、忻忻的簇拥下离开了。费淼带着何铭、晓琴、秋妹一直把岚岚送到楼下。
    “哼,你今天做错事了你知道吗?罚你跪在台阶上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你什么时候起来!”岚岚上车前对那费淼说。
    于是费淼的矿上出现了一幕从来未有的事——费淼跪在办公楼台阶上,整整跪了一天呀!到了晚上,费淼那五个老婆哪里敢去睡,只好都出来陪着费淼下跪。费淼在想:是因为给岚岚送钱的事?不会呀,今天岚岚当场就赏了他一顿耳光,从岚岚的眼神里他已经明白了岚岚的意思。
    到了第二天早晨费淼还没想清楚。何铭着急啦,起来到费淼的办公室翻出郑媛的电话号码,给郑媛打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郑媛跟她说:昨天费淼没有叫他五个女人都出来服侍女皇,女皇对此很生气!何铭下去赶紧跟费淼说了。
    费淼也没怪罪小小、爱爱、惜惜三个,因为是他没让她们三个露面的。费淼这才解除自己的罚跪,独自驾车出去了,也不跟何铭她们说去做什么。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上一篇:邻居 77-109
下一篇:邻居 77-109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