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7位用户,发布了14630篇文章,产生了298条评论!欢迎新会员:恶魔6点半青青子衿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邻居6-45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1442天 22小时 6分钟前 来源:www.ermo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恶魔6点 ,女王招奴 ,女奴寻主 ,男主 ,男奴 ,招奴 ,骗子 ,文章 ,经历 ,恶魔六点
柳玲现在终于明白了,诗亚是要翠翠和琼琼用嘴给她舔脚气呀!柳玲看着女儿,心里涌起了一股
酸楚啊。自己的女儿好歹也是人,让孩子用嘴给你舔脚气这也太不把孩子当人!你那脚臭倒不说,脚
气那么严重还不传染到女儿口上?
  翠翠和琼琼虽然不敢躲闪,可实在难以张口去舔诗亚的臭脚,惊慌地捧着诗亚的脚不肯张嘴。
  “吆这两个小死丫头还高贵得象小公主呢!就是我女儿雇主家的两个女儿,也都给我女儿舔脚丫
子呐,你这两个贱孩子算个什么呀!明天我就叫党庆把她们卖给人贩子!”
  诗亚也不打翠翠和琼琼,就把脚踩在她们嘴上等她们给舔。
  “奶奶……既然唾液能杀菌,那就让翠翠和琼琼给你用嘴舔吧!”柳玲相信今天要是翠翠和琼琼不
给诗亚舔脚,明天党庆真会把翠翠和琼琼给卖掉甚至打死她俩有可能呀,搞不好她都有可能被一起卖
了!想道这柳玲吓得心里是一抖,在翠翠和琼琼脸蛋上使劲拧了两下恨恨道:“你两个小呆子,没听
奶奶说你们的口水可以给奶奶杀脚气菌吗?还不快赶紧给奶奶舔脚?”
  柳玲不知道自己恨什么!恨诗亚她是万万不敢的,诗亚也并没有明确叫她的女儿给舔脚丫子,她
和女儿给诗亚做保姆和小使唤丫头,都该感谢诗亚呢。恨女儿翠翠琼琼吗?女儿都还是小孩子,就要
用嘴给人家舔脚丫子,已经够可怜啦!那该恨谁呢?谁也恨不着只能恨命呀!她这恨没处撒,也只好
怪女儿不懂事,所以出手把两个女儿掐得特别重,几乎把翠翠和琼琼的腮帮子都掐出血来!
  翠翠和琼琼疼得浑身直哆嗦,可怜兮兮地看着娘,并未从娘的目光里得到支持,只好勉强张开嘴
含住诗亚的脚趾头,舌头伸进脚趾缝舔那脚气。
  舔了还没几口,诗亚脚趾缝间的皴渣死皮就弄了两个孩子可嘴呀。翠翠和琼琼实在恶心地受不了,
嘴离开诗亚脚丫子,痛苦地把口里脏东西都吐出来。
  “哎呀这两个小死东西怎么这么不讲卫生,乱朝地上吐。吃不下我脚上的东西算啦我也不勉强你
们,都给我跪到院子里。荧荧你过来给我舔。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喜欢吃奶奶脚上的东西。”诗亚蹬
开翠翠和琼琼,摇晃着脚丫子招呼跪在不远处的荧荧道。
  荧荧快速地跪到诗亚脚前捧起诗亚的脚丫子张口含住就给吮舔啊。荧荧不是不觉得诗亚的脚丫子
又脏又臭,可她认为诗亚的脚越是脏臭,她舔着才能越显出她的忠心!荧荧舔诗亚的脚,心情是愉快
的,她竟有种幸福的感。
  “我的脚趾头缝里有好多汗腻、皴皮,你一定很喜欢吃!把它们都舔吃了!”诗亚脚指头在荧荧嘴
里扭动着说。
  荧荧就虔诚地把诗亚脚趾缝里的脏东西都舔下来吃了。其实就是诗亚不说荧荧也会这么做的。
  “荧荧真是个好孩子呀!”诗亚脚从荧荧口里抽出在荧荧脸上轻轻拍了拍道。
  “谢谢奶奶!”荧荧吞了吞口水,由衷地说,然后又大口含住诗亚的脚趾卖力地舔。
  以前荧荧不管做什么,柳玲都不说声好,总是骂荧荧不会做事,白吃饭。荧荧在诗亚这找到了自
己的价值。
邻居(四十)
  诗亚把党庆家当做她的“行宫”,在家让袜袜、蛔虫、蛐蛐,金花和殷殷、囡囡伺候腻了,就到党
庆那换换口味儿,享受享受柳玲和荧荧、翠翠、琼琼的服侍。
  高静从市保险公司调到小镇一个保险代办点,专门做小镇居民的生意,主要是为了服侍诗亚方便。
小镇是个山镇,除了镇子上那小块地方,大部分居民住的都比较分散。高静身强力壮,跑起业务来倒
也不在话下。
  诗亚如果出镇子,山路远又难走,就叫高静给她当肩舆,驮着她去。高静很愿意做诗亚专职的“坐
骑”,也非常胜任,但毕竟高静驮着诗亚较远的路也不能一口气走完,中途要歇上几气儿。
  开始诗亚还不在意高静歇歇气,有时还自己走走,可后来诗亚就被惯得娇气了,嫌中途歇耽误时
间,她对高静也算体贴,出门就带上殷殷,让殷殷和高静两个人换着驮她。可殷殷那孩子虽然十四五
岁了,长得却比较瘦弱,力气单薄,并不能胜任驮诗亚。这无论金花怎么打殷殷也都没有用的。
  “小静,殷殷这丫头驮我不适合,你一个人也别太累着,去给我买个粗壮的丫头来吧,帮你驮我。
你一个人单身生活也挺辛苦,她平常也可以给你洗洗衣服,做个家务什么。”诗亚倒挺爱护高静。
  高静虽然调回小镇了,却没有和爹妈住一起,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自己买了套小平房。
  这对高静来说倒并不难,她经常到农户家跑保险,虽说去的都是较有钱的人家,但走乡串寨的,
那家困难、都有什么人还是了解的比较清楚。
  莲莲十七岁,她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三个弟妹,父亲死了,母亲也有病在身,干不了太重的农活,
莲莲很早就挑起了养家的重担,可也只能半饥半饱地维持着家人的生活。
  高静和莲莲娘说要莲莲给她当保姆,管吃管住每月还给莲莲一百块工资,这是莲莲忙一季地里的
活也挣不来的钱,莲莲娘和莲莲都非常地乐意。
  “他姨这叫我们怎么谢你啊。这妮子不会做个什么,就是有力气,背一百多斤的柴走十几里山路
都不带歇。干活那是没的说的,他姨你就把她当头牛使唤。”莲莲娘还这样向高静介绍自己的女儿。
  “我看你家滔滔也没上学了,他才八岁在家白吃你的也做不了啥活,干脆让他也和莲莲一块到我
家去吧,我管他口饭吃,穿的我也包了。你看怎么样?”高静也看中了莲莲最小的弟弟滔滔。
  “哎呀他姨,你雇莲莲我都不晓得该怎么感谢你啦!滔滔也做不了什么,白吃白穿你的,这叫我
怎么好意思呀!”莲莲娘说的是真心话,倒不是心疼儿子做事。
  “我呢也不指望他做啥事,就是我每天跑业务回到家,两只脚走的累死了,让他给我捏个脚啦端
个洗脚水什么的。”高静交代清楚自己目的。
  “这个呀没问题!别说是让他给你捏脚啦,你就是让他给你啃脚都成啊。穷人家的孩子命贱。”莲
莲娘欣然答应了。
  “我可事先说清楚了,我这人呢脾气不太好,莲莲和滔滔做不好事,我少不了要打他们的。”高静
理直气壮地说出这话来。
  “行啊他姨,你只要别打坏他们,怎么打罚都成呢。”莲莲娘觉得高静提出的根本不算问题。
  “那好,我先预支给你莲莲半年的工钱,就让他们俩跟我走吧。”高静拿出六百块钱交给莲莲娘。
  莲莲娘还是头一回亲手拿过这么多钱,激动得给高静跪下。
  诗亚还让党庆买了辆人力三轮车,她每次进城看望女儿晴晴,四十来里的路程就让党庆用三轮车
拉她去。
  这天诗亚上晴晴那回来让党庆径直她拉去他家。
  进了院子,党庆又当马把诗亚驮进堂屋,就忙着给诗亚准备消夜去了。
  荧荧好几天没伺候奶奶啦,也兴奋地跪到沙发前给诗亚脱去鞋袜,准备好好地为奶奶舔舔脚丫。
荧荧看到奶奶那双脚就象给水浸了一正天似的,白刺刺、皮肤都绉起了,那脚指头缝、趾甲缝里塞满
了汗泥皴渣,脚掌上的浮皴手一摸直往下掉呀!那臭味简直都无法形容了,荧荧几乎没被熏背过气儿
去!荧荧知道奶奶的脚现在一定很难受,要赶紧给舔呀!
  荧荧心疼地刚给诗亚的一只脚上的鞋袜脱掉,那浑身是鞭痕饿得有气无力的翠翠和琼琼就爬过来
把脸挨到诗亚的脚上哀哀地求道:“奶奶让我给你舔脚吧……”
   “哦呵?你们为什么要舔我的脚?瞧我的脚这么脏这么臭!”诗亚把脚拿开不给她俩舔,踩到荧
荧肩头上道。
  荧荧自豪地鄙视了翠翠和琼琼一眼,扭脸亲吻着诗亚这只脚丫,边为诗亚脱另只脚上的鞋袜,心
想:你们两个也配给奶奶舔脚?奶奶的脚是属于我的!
  “奶奶的脚香……舔奶奶的脚我们就不会挨打了……”翠翠和琼琼前假后真地说道。
  “哼你们挨打与我有什么关系?我的脚丫子是因为每天需要让人用嘴呵护,才让你爹、你娘和荧
荧舔的。我的脚香也好臭也好都是别人争着舔的呢。”诗亚在两个小孩子面前不无得意地说。
  “呜呜呜……奶奶你让我给你舔脚吧我会给奶奶的脚呵护好……”翠翠和琼琼得不到诗亚应允,更
是恳求道。此时她们闻着诗亚臭脚丫子,竟然好渴望去舔啊!
  荧荧已经抱着诗亚的一只脚开始舔起来。
  “你俩要是真心地爱护我的脚丫,那就让我考验考验你们!给舔吧。”诗亚把荧荧蹬开,两只脚分
别伸到翠翠和琼琼嘴前。
  翠翠琼琼心情转晴地刚要捧住诗亚的脚给舔,诗亚却抡起脚“啪啪啪啪”给了她们俩每人两个耳
光。
  “手不许碰我的脚丫子!”诗亚刁难她们说。
  翠翠和琼琼就张着嘴去想含住诗亚脚尖,诗亚却把脚闪开故意让她们含不到。两个孩子顿时紧张
起来,嘴追逐着诗亚的脚要含住脚尖,就象两个抢骨头的小狗。
  诗亚“噼里啪啦”地两脚抽着她们的嘴巴,她们俩不避疼地张着嘴、伸着舌头嘴追逐着诗亚的脚丫
子要给舔啊!
  直到诗亚腿感觉到累了,才就象给两个孩子恩惠似的把脚伸进她们的口中。
  翠翠琼琼感激地含住诗亚的脚就舔。翠翠和琼琼毕竟还不是出自内心为诗亚呵护脚丫子,而是出
于怕挨打,舔的看上去挺认真,其实心里根本没想着怎样给妈妈把脚舔舒服。
  “你们两个还说是真心舔我的脚!才含住三个脚趾头。”诗亚弯腰把两个食指伸进翠翠的嘴里,使
劲往开扯,整个脚尖就势全伸到了翠翠口中。
  翠翠嘴几乎给撕裂了,疼的浑身发抖呀。琼琼见了忙把诗亚的脚趾头朝起一捏全塞入口中。
  “哎呀你要死呀!想把我脚趾头捏断是咋的?你嘴不会张大就不要给我舔了!”诗亚装做很疼的样
子叫喊着把脚从琼琼口中抽出,一脚将琼琼踹翻在地。
  党庆闻声从厨房跑进来,捧起诗亚的这只脚丫子心疼地吻着,然后凶狠地扯着琼琼的头发把琼琼
的头“嗵嗵”往地板上撞,把琼琼撞得血流满面。
  “不能给我舔脚她嘴还长着有什么用?给我用针缝上!”诗亚无情地命令道。
  那党庆二话不说就把针线拿来。
  “爸爸不要啊我能将妈妈的脚趾头都含住……”琼琼吓得浑身发抖求饶。
  “闭上嘴!再敢叫唤老子连你的舌头一起都给缝住!”党庆厉声道,用手把琼琼的两片嘴唇捏在一
起不由分说地给缝了三针!
  琼琼手抖抖生捂着给缝住了的嘴,从鼻子里发出痛楚的呻吟,眼神中流露出极端恐惧。
  “我的脚丫子可不是随便就能舔舒服的,现在我教你读懂我的脚语言,你给我用心记住了,我不
会再跟你说第二遍!”诗亚要过党庆手里沾着血迹的针,不去理琼琼,伸手揪住翠翠的耳朵交代道。
  诗亚这还是从女儿晴晴那里听说的“脚语言”这个词。
  翠翠早给吓坏了呀,嘴里鼓鼓含着诗亚的脚丫子不住点头。
  诗亚把这只脚从翠翠口中拿出,脚趾头叉丫开伸在翠翠眼前不到两厘米道:“看清楚了吗?我脚
丫子如果是这样姿势呢就说明我的脚趾缝痒了,你要赶紧把舌头快速地挨个伸到我的脚趾缝里搓动给
我解痒!”
  “恩妈妈我看清楚了。”翠翠惶恐道。
  “那你快伸舌头给我搓呀!”诗亚拿针在翠翠脸蛋扎了一针道。
  翠翠的脸上冒出血滴,她哪里还顾得上疼,急吐出舌头伸到雪华脚趾缝里,拼命地挨个给快速地
搓摩着。
  “你舌头被人给剪了咋的伸这么短?劲也不够!不愿意给我舔脚吧?”诗亚又照翠翠腮帮子上扎了
两针,然后把脚趾并拢平伸到翠翠的嘴上。“如果我脚是现在这个姿势,就表明我的脚需要放在你嘴
里滋润滋润,你要赶紧把我整个脚尖尽可能深地含在嘴里。”
  这回翠翠学乖了诗亚刚说完她就张大口将诗亚的整个脚尖含住了。幸亏这些天翠翠和琼琼跟着荧
荧把诗亚的高跟鞋含在嘴里练习熟了,诗亚的大脚趾都捅到她的嗓子眼了她也没出现呕吐反应。
  诗亚满意地点了点头,把大脚趾在翠翠嗓子眼上轻压了两下道:“我的脚趾要是在你嘴里做这样
动作呢,就表明我现在需要你给我脚口交。”
  翠翠不知该怎么做叫口交,呆呆地望着诗亚。
  诗亚把个脚丫子在翠翠的嘴里来回抽送了几下骂道:“真笨死了啊你!就象这样子的,不过不是
我的脚动而是你的嘴动,就象吮棒棒糖一样!”
  翠翠这才明白连忙头象鸡啄米一样把诗亚的脚丫子在嘴里一吞一吐的运动。
  “恩真舒服!对就这样。”诗亚满意地用另只脚丫摩挲翠翠脸蛋,然后把脚从翠翠口里抽出脚尖向
后一翘脚掌和脚跟仰起,踩了翠翠脸一下:“我脚要是这样姿势,你就要马上用牙齿给我轻轻啃脚底
的皴。我脚底上的皴是很好吃的东西。”
  跪在旁边嘴被缝住了的琼琼那痛苦的呼吸声令翠翠后背直冒凉气呀,她紧张而又一丝不苟地执行
着诗亚的命令,忙龇牙去啃吃诗亚那脚底板上的皴皮。
  “头低下去呀蠢货!难道我还要把脚举着让你啃吗?”诗亚脚在翠翠脸侧一踩。
  “啃的既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了,要让我觉得痒酥酥的,脚底板上的死皴要给我啃干净!”
  翠翠压低腰脑袋侧低下去,小心翼翼为诗亚啃着脚掌和脚后跟。
  “嘻嘻痒死我了你个小死东西!别啃得那么快!”诗亚“咯咯咯”笑着脚抽了翠翠两个嘴巴。“呵呵,
我脚底板上的皴渣是不是很好吃呀?”
  “好吃……妈妈。”翠翠实在觉不出诗亚脚底板上那臭哄哄的皴渣好吃,可她知道妈妈脚上的东西
就是再脏再臭她都要吃!
  诗亚又把脚掌在翠翠的嘴上压了压。“看清楚我脚的这个动作了么?它表示我的脚需要你亲吻了。
你要很热情地亲吻它,就象亲你的情人一样,要亲遍我脚的每一处地方,要亲出声音!”
  翠翠虽小却也知道情人亲吻是怎么回事儿,现在电视上这样的情景太多了。翠翠赶忙温情地捧着
诗亚的脚丫子,从脚背到脚底儿“咂咂”有声地吻啊!
  “哈哈她们长的丑有好处,才适合伺候人呢。看她多喜欢我漂亮的脚丫子啊!”诗亚得意笑道。
  “是是是姑奶奶。她们那丑脸连您的脚掌都比不上呢!”党庆很高兴地看着。
  诗亚又用脚尖点了翠翠嘴唇,柔柔道:“现在的这个动作,表示我要用脚玩玩你的舌头。”
  这话翠翠听明白,赶紧把舌头长长地伸出,但是她不知道诗亚想要怎么玩她的舌头。
  诗亚先是拿脚趾夹住翠翠的舌头,又抻又扯地玩弄一番,然后象踩在垫子上似的把个脚掌在翠翠
舌面上擦蹭,“啪啪”扇打翠翠舌头。翠翠疼得直吸凉气,可是不敢把舌头收回去。
  接着诗亚把个脚丫子在翠翠的脸前扬起,左右摇了摇娇滴滴道:“这个动作呢是我要抽你耳光消
遣消遣。你快把脸仰好了。”
  翠翠就老实地把脸送上来。诗亚抡起脚丫子便左右开弓地抽打着翠翠嘴巴!
  “好好玩呀!小孩子的嫩脸抽起来真是有趣!哼你不愿意让我打你咋地?哭丧个脸。笑!”诗亚丝
毫不管翠翠痛苦,刁难翠翠。
  翠翠老实地强挤出笑容但那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你这笑容会让我做噩梦的!”诗亚舒臂拧住翠翠的耳朵,用针在翠翠脸上又扎了四五下。
  翠翠的脸血珠直冒,疼得身子抖得象筛糠。
  荧荧看了跪上前捧起诗亚的另只脚丫子献媚道:“妈妈我给你口交这只脚吧!”
      荧荧看了跪上前捧起诗亚的另只脚丫子献媚道:“妈妈我给你口交这只脚吧!”
  “不!以后妈妈的脚丫子就专门由翠翠和琼琼给舔。”诗亚蹬开荧荧。
  荧荧感到受了冷落,伤心地掉下眼泪,默默地跪到了一边。而被缝住了嘴巴的琼琼听到诗亚还会
让她给舔脚,心里竟感到一阵温暖忙用被缝住、冒着血珠的嘴去亲吻诗亚的脚丫!
  “把她的嘴拆开吧!”诗亚吩咐党庆。
  琼琼嘴巴上的线被党庆给扯下,她嘴已疼麻木,象翠翠一样抱起诗亚的一只脚丫子给口交。
  诗亚被翠翠琼琼弄得性起,浪声地在沙发上脱了裤子,亮出长着浓密阴毛的阴户叫党庆干她。
  党庆急火地扑上去,先用嘴狂舔,边脱下了裤子,然后将那早已高挺的阳具插入诗亚体内,疾风
暴雨般地抽送。
  翠翠和琼琼则未敢停止给诗亚口交着脚……
上一篇:邻居6-45
下一篇:邻居6-45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