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2位用户,发布了14660篇文章,产生了312条评论!欢迎新会员:寻找女主@AaBBBcJJJc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邻居6-45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1657天 5小时 18分钟前 来源:www.ermo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恶魔6点 ,女王招奴 ,女奴寻主 ,男主 ,男奴 ,招奴 ,骗子 ,文章 ,经历 ,恶魔六点
“哦她怎么叫‘蛔虫’呀?看她营养不良的样子,该不会是她肚里真有蛔虫你们才给起的这么个绰号
吧……”诗亚对蛔虫的第一印象一点不好。
  “呵呵哪里哪里呀。她这孩子心眼灵,象阿姨肚里蛔虫,阿姨喜好什么她都能心领神会,不用说
出口呢她就付诸行动了。你别看这孩子长得比较瘦弱,其实可有劲啦。你尽管放心大姐,她身体没任
何病的。”何荔解释原委。
  “原来是这样啊……”诗亚打量着这蛔虫思忖着蛔虫是不是乐意做她的养女。
  “妈妈您要我做您女儿吧。女儿会一心一意地伺候好妈妈!女儿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妈妈您不满
意了,妈妈您想打想骂女儿都没有怨言。妈妈您收下女儿吧!”蛔虫果然厉害,一下瞧透诗亚的心思,
给诗亚跪下磕头行礼道。
  这番话说得诗亚心花怒放啊,当即决定收养蛔虫,爽快地办了手续。
邻居(三十四)
  “名义上你是我的养女,实际上是我的保姆。因为雇保姆还要给她工资,做不好事还打不得骂不
得的,而且雇你这么小的保姆法律也禁止。所以我才到孤儿院领养个女儿。这个你明白吗?”带蛔虫
回家的路上,诗亚对蛔虫说。
  “我明白妈妈!对外人说我就是您的女儿,在家里就是您的保姆。妈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伺候您!”
蛔虫倒显得很愿意做保姆。
  蛔虫还在襁褓里就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长大到十二岁,性格十分早熟,而且是扭曲的,她有很
强的超出年龄的自理能力,以及讨好谄媚阿姨的本领,却完全没有自立能力,是阿姨养活了她这个概
念已经在她心里深深扎根,只有伺候阿姨她才能感到幸福!蛔虫已经被培养成一个受虐狂,她愿意被
阿姨使唤。现在,她又属于妈妈,更要加倍地讨妈妈的喜欢!
  蛔虫还以为妈妈只领养了她一个孩子呢。到了家,蛔虫发现袜袜竟然跪在门口,正等候诗亚进屋
给换鞋。蛔虫马上察觉出妈妈家是和孤儿院有很大的不同的,比如在孤儿院阿姨是不许让孩子下跪的,
也不许打孩子的。当然阿姨们是不可能严格遵守这些的,揪揪孩子的耳朵、打孩子几个嘴巴、踢孩子
几脚的现象也还是存在。孤儿院里的孩子,最怕被罚站,关小黑屋,不给饭吃。
  蛔虫清楚现在给妈妈做女儿,免不了是要挨打的,她早就有思想准备了!
  蛔虫感觉到了妈妈对孩子管教是很严的,识趣地自己主动跪下。
  袜袜蛔虫是认识的,这让她感到压力,她得和袜袜竞争。袜袜长得比她好看,蛔虫深深地知道大
人们都喜欢长得好看的孩子,这在孤儿院里早就有所领教,长的好看的孩子和长得丑的孩子犯同样的
错误,阿姨对那长得丑的孩子惩罚都重些,平常发糖果饼干什么的,长得好看的孩子也得的多些。但
是蛔虫在这方面却从没受到歧视,全凭她会讨好阿姨呀!蛔虫倒并未把才六岁的袜袜放在眼里,她自
信她不会输给袜袜。
  “妈妈您一定走得很累啦让女儿驮您进屋吧?”蛔虫把头钻进诗亚的两腿中间,转起脸望着诗亚媚
道。
  “呀蛔虫可真会讨妈妈的高兴呀!妈妈好喜欢你!”诗亚喜出望外,高兴地就坐到蛔虫背上。
  袜袜给诗亚脱了高跟鞋,换上拖鞋。
  “哇妈妈的脚好香啊!女儿这下可有福了!”蛔虫故意地嗅闻,边欢快地把诗亚驮到沙发前。
  诗亚以为蛔虫只是嘴甜讨好她,把脚勾到蛔虫面前在蛔虫嘴上蹭了蹭,算是对蛔虫的奖赏。
  其实蛔虫是真的高兴诗亚脚这么臭,因为这可以让她更能表现出对诗亚的谄媚。
  诗亚坐下后,袜袜就捧起丽雅的一只脚,退下拖鞋脱掉丝袜,张嘴含住就给吮舔起来!现在对于
袜袜来说,不是妈妈的脚丫臭不臭的问题,而是她能否给舔得舒服。
  “妈妈您的脚好好看!好香啊!”蛔虫自不甘示弱,也捧起诗亚的另只脚给退下拖鞋,将诗亚的脚
贴在脸上夸赞着。“妈妈女儿能给您舔脚吗?”
  “你说呢?我领养你们不就是为了让你们为我做事的吗?你还不快舔?”诗亚把脚踩在蛔虫脸上
娇滴滴说。
  蛔虫高兴极了,马上把诗亚这只脚上的丝袜脱掉,激动地张口深深含住丽雅的脚丫子就给舔起来!
  为什么蛔虫会感到激动呢?原来在孤儿院里,阿姨经常让孩子们给揉脚、洗脚什么的,这蛔虫因
为长的丑平常没资格给阿姨揉脚洗脚,她为能胜过别的孩子,曾要求给阿姨用嘴舔脚。阿姨是不敢让
孩子这样做的,这如果传出去被上级领导知道了那饭碗就砸啦!可是阿姨心又被蛔虫逗得痒痒的有这
样美事却不能够享受,恨恨地批评蛔虫尽乱出风头,罚蛔虫站了一整天!蛔虫看穿阿姨那欲尝试而又
不敢的心态,还有点瞧不起阿姨呢!何荔是院长,偶尔地叫蛔虫来偷偷地给她舔舔脚,蛔虫还感到不
过瘾!而现在妈妈就让她给舔脚,这让她有种才华得以施展的幸福!
  蛔虫巴不得妈妈的脚越脏越臭越好,这样她才越兴奋,才越显出她孝顺!蛔虫和袜袜比着看谁给
妈妈脚舔得带劲,她的嘴比袜袜大,能将诗亚的整个脚尖都一下含入口中,而袜袜只能含住三个脚趾,
硬撑着塞也只能四个。
  诗亚心里那个舒坦啊!她那长脚趾有了用武之地,肆意地夹着蛔虫的舌头玩弄,拧蛔虫的脸蛋子。
而蛔虫也好高兴,她把这当作是妈妈的褒奖,越舔越兴奋。诗亚的长脚趾也真有劲呀,把蛔虫脸蛋都
夹紫了,蛔虫却越疼就越感到痛快!
  “真是妈妈的贴心女儿啊!”诗亚脚踩在蛔虫头上爱抚道。
  当天晚上诗亚就让蛔虫和月月两个轮番为她口交,直弄了一整夜!袜袜和蛔虫不知吃了她多少淫
液。
  蛔虫来到诗亚这,伺候诗亚轻车熟路,几乎不用诗亚吩咐她怎么做。蛔虫谄媚人的本领,超乎诗
亚的预料呀!
  诗亚解大手,蛔虫把她驮到卫生间后就跪在跟前伺候着。
  “蛔虫呀妈妈在这拉屎多臭呀,你先到外面等着吧。”诗亚拿话考察蛔虫道。
  “妈妈女儿在这等妈妈解完手好给妈妈舔屁眼!”蛔虫表现自己对妈妈的讨好。
  “你……不嫌妈妈的屁眼儿脏呀?”诗亚虽然目的就是想让蛔虫为她舔屁眼,但没指望一下就让蛔
虫为她做这些。
  “妈妈多高贵啊!妈妈的屎女儿都觉得是香的呢!”蛔虫越说越来劲呀。
  “不行不行。妈妈怎么好意思让你为妈妈做这种事呢?”诗亚其实是不好意思被蛔虫看出她心里的
想法。
  “妈妈我是您的女儿呀!妈妈养活女儿,难道女儿不该为妈妈尽点孝心,女儿真的觉得妈妈好高
贵的,妈妈的屁股只有让女儿用嘴舔才合适!”蛔虫十分坚定道。
  “那好吧……”诗亚非常高兴,解完了手,站起身娇滴滴地把屁股掘给了蛔虫。
  这那里象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女人和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对话啊?可她们的对话就象
背台词那样一唱一和!
  “妈妈您真好!”蛔虫显得有些激动,托住妈妈的屁股,送上嘴就给美滋滋地舔起来!
  蛔虫是发自内心地感激妈妈,这是她在孤儿院不能实现的。蛔虫越是为阿姨做卑贱的事就越感到
轻松愉快,可是阿姨从不(是阿姨不敢)给她表现机会。孤儿院里曾经有位阿姨,就因为经常偷偷罚
孩子吃她屙的屎,长达半年之久,后来被发现,给抓去坐了牢。蛔虫直可惜自己没有伺候过这位阿姨
呢!
  有次蛔虫到阿姨的卫生间打扫卫生,阿姨拉了屎没有冲,蛔虫从马桶里捞出两块吃了。有孩子把
这件事报告阿姨,结果呢蛔虫被罚关小黑屋两天。
  其实蛔虫并不是觉得阿姨的屎好吃,但吃阿姨的屎令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而诗亚并不完全知道蛔虫有受虐倾向,特别是有食屎嗜好,她认为这是蛔虫讨好她而已。诗亚那
个开心呀,事后赏给蛔虫了两根香蕉。
  第二次诗亚解完大手,自然而然地赏蛔虫舔她屁眼。诗亚嫌掘个屁股站在那累,干脆坐到蛔虫脸
上!蛔虫为了让妈妈坐上舒服,身子后仰双手撑地,脸放平。
  诗亚也心疼蛔虫,并没有完全实在地坐在蛔虫的脸上,她一是考虑到不能憋得这蛔虫不能呼吸,
二是担心把蛔虫的小细脖子压折。
  到后来,诗亚只要高兴,干脆直接就往蛔虫嘴里拉屎了!而蛔虫呢则把妈妈的屎当做美味佳肴,
每次都吃掉!
  诗亚开始冷淡袜袜,连脚也不让袜袜舔了,不跟袜袜说话!还在吃上给蛔虫以优待。
  这种冷落令袜袜感到恐惧,她清楚妈妈为什么不理她。人都有随大流心理,尤其是没主见的孩子。
有姐姐做榜样,使袜袜渐渐认为妈妈的屎真的是好吃的了!
  “妈妈,我也要给你舔屁眼……”袜袜被冷落了还不到一个星期就自己主动向诗亚请求了。
  “恩。”诗亚就象孩子该这样做似的。
  诗亚考虑到袜袜太小经不起她坐,让蛔虫在后面帮忙托着袜袜的脑袋。
  诗亚还照顾到袜袜接受能力不象蛔虫那么强,让袜袜把她的屎橛夹在馒头里吃,谑称为“香肠汉
堡”。
  袜袜头开始吃诗亚的屎还吐了两回,诗亚也不责怪她,只说:“袜袜你是没福气伺候妈妈呀。看
你吃妈妈屎那难受样儿,妈妈心里也怪不好受的。你还是回孤儿院去吧!”
  “妈妈我不回孤儿院呀妈妈你别不要我呀!我吃你的屎再也不吐了!”袜袜抱着诗亚的腿哀求。
  人的意志是可以克服心理厌恶的。那些做鸡做鸭的年轻女孩和男孩,能够和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
和够做他妈妈的丑富婆做爱,为其口交,不就是因为挣钱的意志压倒了心理上的厌恶感!何谈一个十
分渴望母爱的小孩子?而且袜袜对于母爱的理解,就是妈妈肯让她伺候。袜袜想象不出除了伺候妈妈
她还能有别的什么方式能报答妈妈对她的爱!
  不消诗亚去强迫,袜袜自己便努力锻炼。每天袜袜和蛔虫伺候妈妈上班之后,袜袜就赶紧到卫生
间跪在马桶旁,那里面有妈妈早上刚屙的屎。袜袜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妈妈拉的屎,深深地嗅闻妈妈
那屎的气味,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妈妈的屎是高贵的好吃的。抱着这样一种崇敬的心情,袜袜开始发现
妈妈那屎很美也很香,渐渐地她就有种想吃的冲动。
  袜袜把妈妈的屎拿一块含在嘴里,并不感觉到臭。就象人吃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因为人
的嗅觉和味觉是不同的。袜袜仔细地咂莫着妈妈的屎,感觉很滑腻就象吃没放盐的豆瓣酱!只有十多
天的工夫,袜袜就对妈妈的屎由恶心到想吃了啊!
  诗亚懒得去探究孩子们的心理,孩子们的懂事让她感到骄傲!好在诗亚并不太喜欢让孩子吃她的
屎,因为她也觉得恶心。诗亚甚至控制孩子们吃她的屎,只时不时地作为一种惩罚令蛔虫或月月吃上
一回。不过屁眼儿,只要她在家拉屎,就再不用卫生纸揩啦,因为孩子愿意舔她的屁眼嘛!
  可对于袜袜尤其是蛔虫来说,并不认为吃妈妈的屎是受惩罚,挨打和吃屎相比,她们觉得挨打更
痛苦,所以她们认为妈妈是舍不得打她们,才采取让她们吃屎这种爱护的方式来惩罚她们!而妈妈对
她们的最大惩罚,就是不让她们伺候了!
  蛔虫给诗亚做女儿不到三个月,就吃得面色红润,身子开始肉多起来,体重也由刚来时不到六十
多斤长到近九十斤!蛔虫甚至有点伤心,妈妈对她太好啦,还没打过她一回。
  有天晚上蛔虫伺候妈妈睡觉,自己也睡着了。被妈妈踹醒后,蛔虫哭着求妈妈打她。诗亚就又照
蛔虫的脸上和胸上踹了十几脚。蛔虫还把高跟拖鞋递给妈妈道:“妈妈您脚踹疼了吧您用鞋底打我。”
  诗亚没有用鞋底打蛔虫,而是心血来潮地穿上睡衣把蛔虫带到院子里,让蛔虫给她当马骑。当时
已是凌晨两三点钟了,院子里静悄悄。蛔虫只穿个裤衩,在月光下驮着妈妈,在院子里石径上爬!
  诗亚折个树枝,口里喊着“驾”边抽打蛔虫。蛔虫尽力地爬快。
  回到屋里,诗亚才发现蛔虫的两个膝盖已经都磨破出血了,拿药让蛔虫自己把伤涂涂,叫蛔虫晚
上不用跪在床前伺候她。
  蛔虫抹完了药水,却坚决要跪在床前伺候妈妈。这晚上蛔虫感到好幸福!
  这期间孤儿院院长何荔来诗亚家看过两次,见到蛔虫和袜袜吃的好穿的好,生活很幸福,但她还
是瞧出诗亚虐待孩子的迹象,更猜得到诗亚领养俩孩子的目的,却也不说破。
  “哎呀诗老师,这俩孩子到你这可真是享了大福呀,瞧她们脸吃的红扑扑的,也长胖了呢。也是
的在孤儿院那么些孩子,政府给拨的款根本不足。诗老师这么有爱心,这俩孩子看来也不够伺候……”
何荔虚情假意地夸赞着诗亚,发现自己说露了嘴忙止住了,赶紧转移话题然后道出来意:“诗老师您
教育孩子也在行是不是再领养一个?我给你这回挑个漂亮点的。我们孤儿院那些阿姨都没什么文化,
孩子在那都给耽误了。”
  “这个……我领养这么多好么?不是有规定吗?我担心……”
  诗亚觉得领养个孩子也就管个吃穿,花费倒不大。
  “您放心啦诗老师。我这回要给你的这个孩子呢是我专门留意,为你从个人贩子手里买下的,在
孤儿院里也还没登记。您就对外人说是您亲戚家的孩子了。这孩子叫蛐蛐,长的可好看,象个小洋娃
娃,八岁。”
  何荔原来想把蛐蛐偷偷买给诗亚,自己捞点儿外快。
  蛐蛐其实是公安局从人贩子那解救出来的,何荔根本没付一分钱,但她没给蛐蛐登记在册倒是事
实,公安局把孩子送进孤儿院,也没什么交割手续,蛐蛐在不在孤儿院也没人管。
  “是么那你就把她送来吧。我怎么能让你替我花钱呢,多少我付给你就是了。”诗亚也似乎猜到何
荔是私下把蛐蛐买给她的。
  “哎呀说钱我真都不好意思,要不是我用孤儿院的公款给你垫上的我都不会朝你要什么钱的。这
孩子呢,当时人贩子非要五千不可,我硬给还到两千……”何荔假惺惺说。
  诗亚也不和何荔计较,当即取出两千块钱给了那何荔。现在诗亚不缺钱,女儿晴晴经常给她送钱。
  蛐蛐长的确实好看,可脾气挺拗,伺候诗亚倒是肯伺候,就不肯给诗亚舔脚、舔屁眼。蛐蛐在人
贩子手里,倒也没怎么受苦,人贩子把她养的好好的准备买个好价钱的,不想被抓了。
  诗亚开始也不太敢太打蛐蛐,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驯服吧。诗亚就让蛐蛐专门给她洗脚,蛐蛐
倒是喝诗亚的洗脚牛奶,因为看到蛔虫和袜袜喝,她馋啊!
  诗亚充分享受着蛔虫、袜袜和蛐蛐的服侍,觉得三个孩子伺候她还不够,这时她想起一个现成的
奴婢来。
  诗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这个小镇教书,当时住在单身宿舍,和她同宿舍的是个叫尤金花的小老师。
  为什么说是小老师呢?原来这尤金花比诗亚小八九岁,当时只有十四五岁,因为这山里教师缺,
金花初中毕业就到小学当老师。
  诗亚刚来这里不适应,金花象个小保姆一样无微不至地关照诗亚,自打诗亚住进她们宿舍,就从
来没自己洗过衣服,都是金花抢着帮她洗。诗亚开始没太在意金花的这番过分热情,以为仅仅因为金
花是个好人,并对她这个城市来的大学生崇拜。确实诗亚在金花面前有种优越感。
  不管怎么说,诗亚来到这地方,多亏金花全心全意照顾,尤其是让诗亚感动的是金花一点也不讨
厌她的脚臭。诗亚在上大学时,和同寝室的人关系都搞不好,就因为诗亚脚有多汗症,她买不起皮鞋
又不肯穿布鞋,就穿那种人造革的假皮鞋,每天脚捂得臭死人,招来全寝室人的不满,为此经常和同
学吵嘴。
  记得诗亚刚到宿舍那天,发现宿舍收拾得很干净,心里高兴金花是个非常爱清洁的人。诗亚的脚
早被那人造革的皮鞋捂得难受的要死,却不好意思脱鞋。金花帮她铺好床铺,又张罗着出去为她去打
饭。诗亚这才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把脚丫子凉在凳子上拿把扇子扇着。
  金花端着饭菜进来,闻到满屋子的那诗亚的脚臭味,忍不住“哎呀”了一声,但马上止住嘴并没说
什么,把饭菜放下,转身出去。
  诗亚以为金花是被她的脚臭味熏走,不由地担心以后金花受不了她的脚臭会和她闹矛盾。她这个
美人大学生,一来到这就传开她脚多么多么臭,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
  谁知不到两分钟,金花端盆热水进来把盆放到诗亚脚下。
  “天热我们这气候又潮湿,看把你的脚捂的,快用热水泡泡脚吧。”金花言辞诚恳地说。
  偏诗亚听金花这话觉得刺耳,认为金花是影射她脚臭,人家金花给她打来洗脚水她非但不谢谢,
反而没好气地说:“我从市里到这镇上走了半天脚能不臭吗?你要是受不了我的脚臭,我明天就去找
校领导说,给我换间宿舍好了。”
  诗亚说这话也是色厉内荏,和谁同个宿舍,人家不嫌她的脚臭?
  “不不是……我没有嫌你的脚……你看我都是用我的洗脸盆给你打的水……我不会说话你千万别
介意……”金花好象很害怕得罪诗亚蹲在地上慌张地说,委屈地要哭。
  “金花对不起……我的脚确实太臭了,以后怕是要让你受罪了请你多包涵。”
  诗亚也感到自己太过分了遂抱歉道。金花用脸盆给她打洗脚水,让她感到金花是可以共处的。
  “没事没事看你客气的,这就是你的家你千万别拘束,我没什么的……”金花灿烂地笑了。
  诗亚没说什么,把脚放入盆中,边泡着脚边吃饭。
  “你真美!其实你的脚也非常好看。”金花坐到对面床上看着诗亚。
  这还是头一次有女性赞美她的脚,诗亚回报给金花一个微笑。
  诗亚觉得脚泡得差不多了,才发觉起没拿毛巾。
  金花赶紧把自己的毛巾拿来递给诗亚。“这是我擦脸毛巾,请你别嫌脏先将就擦擦脚吧。呵呵我
也不知道你毛巾放在哪儿。”
  诗亚的毛巾还在包里没挂出来。金花竟用自己擦脸毛巾给她擦脚丫子,诗亚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很爽!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上一篇:邻居6-45
下一篇:邻居6-45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