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3位用户,发布了14647篇文章,产生了311条评论!欢迎新会员:狼牙特战队0000000005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邻居6-45

address

address发表于1604天 20小时 29分钟前 来源:www.ermor.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恶魔6点 ,女王招奴 ,女奴寻主 ,男主 ,男奴 ,招奴 ,骗子 ,文章 ,经历 ,恶魔六点
桉桉对门又搬来一户邻居,家庭挺特殊的,一个大人和四女一男五个孩子。大人是市工商局市场
科科长,叫钟楚铭,四十四五岁。
  大女孩有十八九岁,叫晴晴,生得苗条清秀,身高将近一米七,光滑黝黑飘逸的长发,漂亮的瓜
子脸、水灵灵大眼睛,皮肤白皙似洁玉柔绸,简直就如同是一件鬼斧神工、娇巧玲珑的玉雕作品,然
而打扮和行为则完全一个小太妹。            
  二女孩花花,十六七岁,却没丁点花季样,长得又黑又矮又粗,身高只一米五多点,穿着和姿态
活脱脱就是一婢女形象。
  男孩子狗狗十二三岁,老实胆小,走路都是靠边,见了人就把个头一低从不和谁说话。            
  两个小的女孩琪琪和萧萧,才只九岁和六岁。琪琪长得也不漂亮,萧萧倒还算好看可神情却总木
呆呆的。
  桉桉非常奇怪这楚铭怎么有五个孩子?而且长相、性格竟差别这么大!后来桉桉才了解到,那晴
晴、花花、狗狗都不是楚铭的孩子,花花是小保姆;晴晴名义上也是小保姆,实际上是楚铭包养的小
情人;狗狗是楚铭养子;琪琪和萧萧才是楚铭女儿。
  楚铭结过两次婚,头个老婆春花是他高中同学,在下面乡工商所,因不能生育,无奈同意楚铭雇
个小保姆借腹生子。那小保姆本就长得不怎么漂亮,给楚铭生了女儿琪琪。楚铭觉得白花了钱,同时
也渐渐对小保姆失去兴趣,在女儿琪琪三岁时把那小保姆赶走了,琪琪则送到乡下交给春花带。            
  楚铭不久又出高价,雇了个长得挺漂亮的大学生借腹生子,结果又生了个女儿萧萧。这回楚铭不
计较生的是女孩,要跟那女大学生结婚,可人家图的是钱看不上他人,孩子喂到半岁便毅然扔下孩子
不知所踪。春花也再不肯为楚铭养螟蛉子,楚铭只好将小女儿萧萧送入幼儿园全托。
  楚铭很想有个儿子,可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他不能再生什么儿子,于是从人贩子那买回个男孩
就是狗狗。要说楚铭开始也挺喜欢狗狗,给起名并不叫狗狗。然而狗狗被买来时已经八岁多,知道楚
铭不是他亲父,就是和楚铭培养不起父子亲情来;而且狗狗不机灵,话少,还经常逃跑说要找他亲生
父母。这可把楚铭给气坏了呀,开始打狗狗,把狗狗用铁链拴在家里,甚至关在铁笼里,从此不让狗
狗上学和出门。
  “老子给你吃给你穿你他妈的还不领情,老子还不如养条狗!老子就把你个小杂种当狗养!老子
不能白花这个冤枉钱,白给你吃穿,老子就让你在家给老子当小奴隶伺候老子!去,狗狗,给老子打
水洗脚。”
    楚铭开始折磨狗狗以发泄自己想要儿子而不得的愤恨。
  狗狗受不了楚铭的毒打和饿饭,又逃不掉,只好给楚铭乖乖地洗脚!洗得不好楚铭就把狗狗头按
在脚盆里喝洗脚水!后来发展到让狗狗用嘴给他舔脚,往狗狗嘴里撒尿,勒令狗狗给他口交,回家没
事就打狗狗玩!狗狗被铁链子拴着或关在铁笼子里两三年,打得没有了思维,就不再有逃跑的念头了。
  楚铭最终还是和春花离了婚。春花也不再给他带琪琪,琪琪被判给了他。楚铭根本就不喜欢这两
个孩子,却又想故技重演以给两个女儿雇保姆的名义,骗个少女回来。
  晴晴的父亲死的早,母亲诗亚是乡下小学老师,独自带大女儿。晴晴初中毕业后便不好好上学,
整天跟些街混混在一起,下馆子、上游戏厅,打架、偷东西,还是少女就堕过两次胎。诗亚拿女儿没
办法,气得喝农药差点死掉。晴晴这才决定痛改前非,可上高中考大学已成奢望,便来到城里看能不
能找份工做。
  晴晴也知道当坐台小姐能赚大钱,可她不想再走老路,下决心做正经工作。她也没什么特长,干
脆就从做保姆做起。
  正巧头一天来到城里到劳务市场去碰碰运气,楚铭也来劳务市场找保姆,一下就被晴晴所迷住,
言辞卑谦地劝说晴晴去他家做保姆。
  楚铭给晴晴的第一印象还不错。见惯了男人色相、讨好眼神的晴晴,当即认定楚铭已经被她迷没
了魂,晴晴已习惯别人在她面前这样,遂勉强同意留下做几天保姆试试看。
  说实在的当四十二岁的楚铭见到青春迷人的晴晴时,感到一种从未有的震撼!心里深深地谴责自
己: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一位可人儿给他那两个女儿做保姆?他恨不得匍匐在晴晴的脚下当狗!
  “这就是你的两个女儿吗?长得都挺可爱的。我的工作就是照顾她们吗?嘻嘻她们听不听话啊?
告诉你我可不会照顾小孩子呀。”
  晴晴头一天来到楚铭家,琪琪趴在桌子上在做作业,萧萧在旁边叠纸玩呢。
  “我的小宝……我怎么舍得让你照顾她们两个呐?嘿嘿你也还是个小孩子嘛!你放心,到我这儿
你什么事都不用做,要说我还应雇个保姆伺候你才是!”
  楚铭就象个护花使者,以认真而讨好的语气对晴晴道。
  他刚才本想称晴晴“宝贝”的,怕引起晴晴的反感所以只说了一半。
  “嘻嘻我不是来做保姆的吗?怎么还有保姆伺候我?哼你们男人就会哄女孩子。伺候我的保姆在
哪儿呀你给我找出来,你不要说还没给我雇来呢,那样你就是在骗我,我再不理你了。”
  晴晴调皮地媚了楚铭一眼一副孩子气道。
  “我该死该死!伺候你的保姆我确实还没……对啦,她们两个不就是你现成的小保姆嘛!”楚铭此
刻只想着讨好晴晴,看着桌旁怯怯望着晴晴的两个女儿,干脆急中生智地一指她们道。
  楚铭嘴上说着,心里幻想起琪琪和萧萧伺候眼前这天使般的美女,顿时兴奋。
  “嘻嘻你这人可真逗呀!我不是……她们怎么反过来成了我的保姆啦?她们可是你女儿呢。嘻嘻
你尽瞎胡说,再说啦也没这么小的保姆啊!”晴晴挺大方地笑得“咯咯”的。
  “我的小美人你看我象是逗你玩的么?她俩是我女儿,我叫她们给你做保姆她们就是你的保姆!
你在我家里就是至高无上的公主,我也是你的奴仆,你想怎样就怎样。琪琪萧萧你们俩过来,给公主
跪下磕头行礼!”楚铭情不自禁地首先跪到晴晴脚下,然后回头厉声命令琪琪和萧萧道。
  琪琪和萧萧从小就感觉到爸爸不喜欢她们,也非常害怕楚铭,经常因为一点小事爸爸就会狠狠打
她们。琪琪在春花那就受虐待,温顺得就跟个小绵羊似的。萧萧还小更不敢反抗。
  两个孩子乖乖地给晴晴跪下,低个头不敢看晴晴和爸爸。
  “嘻嘻!真好玩!”
  晴晴一脸灿烂无邪地笑容。她确实只觉得好玩,根本没想让琪琪和萧萧真的做她的小保姆,也没
想出来让两个孩子怎样伺候,或者说还没学会让人伺候。          
  “哎呀——”晴晴上卫生间解小手,看到用铁链子拴着的狗狗,吓得惊叫。
  “怎么啦小公主你怎么啦?哦是他吓着你了吗?别怕别怕!他是狗狗。我叫你吓着小公主,我打
死你个小赖狗!”楚铭闻声跑过来,边哄着晴晴边拉过铁链子用链子头抽打狗狗。
  “爸爸,我没有调皮你别打我啊别打我……”狗狗抱着头卷着身求饶。
  “你还有儿子?怎么还拴起来呢?”晴晴看着这残忍一幕并不怜悯,还笑呵呵地问。
  “他不是我儿子是我捡来的小乞丐,没事在家养着玩。你想玩玩他吗比如让他给你当马骑?”楚铭
没说狗狗是他从人贩子那买来的,为了讨好晴晴把狗狗牵到晴晴跟前。
  “你这人可真够坏的!呵呵不过你对我好就行!骑上他一定很好玩。”晴晴小太妹的习气上来,真
个骑到狗狗背上。
  晴晴一句“你对我好就行”让楚铭感动,晴晴如此刁蛮更让楚铭激动!
  狗狗驮着晴晴便爬,他非常清楚不爬是什么后果。
  “你真美啊!”楚铭情不自禁地给晴晴跪下,把链子交到晴晴手里。
  “嘻嘻,你怎么这么喜欢给我跪下呀!” 晴晴骑着狗狗说。
  “因为你太美了我腿不由发软。”楚铭色道。
  “嘿嘿色狼你!”晴晴笑得很天真自然。
  晴晴哪象做保姆的?第二天她就上街玩自己的去了。琪琪中午放学回来,晴晴还没回家,她没有
钥匙,就蹲在门外。萧萧上幼儿园中午不回家。
  楚铭下班回来了晴晴还没有回来。他做好了饭菜,摆了一桌子等晴晴回来。
  琪琪早饿了,望着丰盛的饭菜,坐到凳子上拿起筷子就要吃。
  “谁让你吃了?给我把筷子放下来!去起来站到一边去!”楚铭夺过琪琪手里筷子,照她脑袋狠狠
地抽了两筷子骂道。
  “爸爸……我好饿……”琪琪捂着被打疼的头,胆怯地起来站到墙边委屈地说。
  “哼饿了也不许吃!从今天起吃饭要等公主吃完了,吃剩下的你才许吃!”楚铭严厉地道。
  琪琪望着饭菜直咽口水不敢吭声。
  “哎呀不好意思,你都把饭做好啦?本来我是想回来做饭的,不过我也不会做。嘻嘻!”直到下午
快一点晴晴才回来,有些抱歉地对楚铭道。
  “没什么没什么的。我不是说过不让你做一点家务嘛!我给公主做饭是我的荣幸我很乐意的。公
主快请坐下吃吧,看看我做的饭菜合不合口味?”楚铭一点不生气,殷勤地拉开椅子请晴晴入座。
  刚才楚铭久等晴晴不回时,甚至胡思乱想晴晴是否跑回家不来他这儿了。
  晴晴大大咧咧地就坐下,拿起筷子就吃了两三口。
  “还好啦,挺合我的口味的。你怎么不坐下吃?还有她咋还站在那呀?”晴晴停住筷子,看看楚铭
和琪琪说。
  “我已经给她们规定了,从今往后公主吃剩下的我两个女儿才能吃!她们是公主的保姆怎么配跟
公主一个桌子吃!来让奴才我喂公主吃好么?”楚铭扶着椅背挨到晴晴身边,轻轻握住晴晴拿筷子的
手。
  晴晴都十八了如何不明白楚铭这举动的狎昵含义?可是她感觉挺受用的,她需要有父亲般的男人
宠爱,特别是在楚铭亲生女儿受冷落的强烈反衬之下,心里更觉得满足。
  “嘻嘻你真想喂我吃呀,那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啦!晴晴手稍做了个欲从楚铭手中抽出的动作,
但并没抽出。
  “我的小公主,小天使,小宝贝!你太叫人疼爱啦!你太好了,奴才都不知该怎么谢你了!”楚铭
要不是跪着不方便夹桌上的菜,马上会给晴晴跪下呢。
  “你别象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跪下!给公主唱个歌听听。以后在家在公主面前都得跪着!记
住了?”楚铭无以表达对晴晴的宠爱,只有拿自己的女儿做讨好晴晴的工具。
  琪琪乖乖地跪下,头低着轻声唱起在学校学的歌。
  “嘻嘻,她唱得挺好听的。”晴晴很开心。
  “大声点!等会不想吃饭了你?”楚铭越加讨好晴晴。
  “别,就这样小声唱最好。挺有情调的嘿嘿。”其实晴晴只是追求这种味道并不在乎琪琪唱的如何。
  “唔你真的让你女儿以后就吃我的剩饭?那她们也太可怜了吧?嘻嘻!”晴晴吃着楚铭喂的饭,无
比开心地道。
  “呵呵。不可怜不可怜。谁让公主你这么可爱呢?”楚铭都不看女儿直吞口水的那馋样,就象琪琪
不是他亲生女儿似的。
  晴晴毕竟雏气未脱,根本不知道考虑别人感受,不去管琪琪。晴晴没有了父亲,把楚铭这种殷勤
当做父爱了。
  “把桌子收拾了,到厨房里吃去!”楚铭喂晴晴吃好了吩咐琪琪道。
  “那你不还没吃么?”晴晴问道。
  “我不饿呵呵。喂你吃我就饱了。”楚铭实在不想离开晴晴半步。
  “不!那可不行!把你饿坏了可怎么办?你也快吃吧!我也喂你吃。”晴晴拿起筷子挑饭喂楚铭。
  “公主你可真太让人疼爱了。”楚铭好感动,竟又给晴晴跪下,张嘴接下晴晴喂给他的饭咽下。
  晴晴笑了,也没让楚铭起来就由他跪着,连饭带菜的耐心喂楚铭吃了一碗。
  楚铭心里那个美呀!这顿饭他感到香极了啊!
  “好了我不喂你吃了。但是你必须自己再吃一大碗啊。”晴晴孩子气地吩咐。
  晴晴起来蹦跳着到客厅里,躺到沙发上,打开客厅里的电视。
  楚铭看着晴晴,高兴地又吃了一碗。
  “对啦卫生间里的狗狗还没吃呢?别饿死了。”晴晴想起狗狗来。
  “呵呵,他是狗狗,吃公主的屎才对呀!公主以后就往他嘴里拉屎吧。”楚铭笑着说。
  “讨厌你!快去把他解开让他来吃饭。我可不想我的小马没力气。”晴晴脸羞红了不理楚铭。
  琪琪把桌上残羹冷饭收拾到厨房,吃晴晴的剩饭剩菜。
  楚铭去把狗狗解开,让狗狗也到厨房吃琪琪吃剩的饭菜。
  “晴晴,你的脚好美呀!”楚铭过来跪在沙发头起望着晴晴穿着白棉袜的脚丫说。
  “我穿着袜子你怎么可得见我脚美不美?今天逛了一上午街,脚走的好疼。”晴晴心无禁忌道。她
知道自己的脚美,所以楚铭的赞赏让她很满意。
  “快让我给你揉揉吧。”楚铭象得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忙轻轻握住晴晴两只娇秀的脚丫揉了起来。
  “我脚好臭的……”晴晴有些不好意思,想把脚抽回,可被楚铭握住,也就没硬抽。
  “不不不。公主的脚丫简直香得让我都想含在嘴里……”楚铭说着把鼻子挨到晴晴的脚上使劲嗅
闻。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上一篇:邻居6-45
下一篇:邻居6-45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